ishallow-sea

后来

阿根说过一句话 我这一生早就不期待善终了 我不知道这个结局对她来说 是不是一种善终 为了自己最开始的信仰 牺牲了全部的自己。
以前看过这样一句话 以后我一定会比你晚死 我怕你承受不了失去我的生活 我怕你自己一个人无法继续活下去 我想过如果她们最后是一生一死 没有回转的余地 那阿根离开 大锤这个二轴 最后还是可以自己生活吧。 我是这样想着的 总有一天活着的人会扛下去 可对于阿根来说 再一次失去肖 她会撑不下去了吧 那太可怕了。大锤是二轴 也许 也许 她可以熬过去。可我忘记了 失而复得的不止是阿根 大锤万水千山回来 等待她的是一场死别 她又怎么可能扛得过去。
所有她以前听到过的关于爱的声音 都将消失 所有她以前看到的过关于爱的颜色 都将不复存在 所有她可能去爱被爱的机会 都将泯灭 因为和这一切有关的那个人 再也不在了。我之前认为二轴这个属性可能对大锤来说 是可以克制自己的武器 可我忘了也正是因为大锤是二轴 她这一生有且只有阿根一个爱人 那么多年 她不碰感情 可她偏偏听到了阿根的声音 就像那只和其他鲸鱼不同频率的怪胎 在某一天突然听到了同频道的声音 纵然开始时微弱 可日渐增强。然 最后不过是一场虚无。
离开阿根的肖 不是回到最初没有遇到阿根的生活 她怎么可能再回的去 像一切没发生过那样 可纵使内心暗潮汹涌 再也没人听得到她的声音了。

天杀的504

我知道你爱她 可我不知道你能为了她死去6741次 或者应该说是6742 因为之前在股票交易站 你早做过一次这样的事情 你亲吻她 然后推开她 这一次 你和她讲 you re my safe place 然后对着自己扣动扳机 你走到了那个公园 那里是你每一次最糟糕的时候潜意识会带你去的地方 于是你确定这只是又一次的模拟 你举起枪 你明确地知道 是梦境 是假的 你还是无法伤害她 你做的比上一次好很多 你说了些温柔的话 而不是直接开枪杀了自己 即使你知道真实的她听不到 大概是因为 在你的脑海里了解另一件事 你逃不出去了 所以就算是说给假的她 也要说给她听
在我心里你一直是个很酷的人 能打够帅各项技能几乎点满不碰感情从不矫情不拖泥带水 做什么都很利落 简直帅死了 可我从没想过 说这些话的你 会让人难过到这个地步 讲好了 不碰感情的 讲好了 二轴不会痛苦的 讲好了 你会一直那么酷的 可是你遇到了她 之后一切被推翻了 你这样相信她 你相信她会找到你 会救你 会比其他任何人都相信你 想要保护你 而你 也是同样的 可你不会表达你暗涌的感情 你只能用你拙劣的方式努力笑着对她讲那些都不算正式表白的表白 在梦境的最后 你倒在她怀里 也许那是你能想象到的最好的结局 死在她的怀里 以前我觉得爱是一个人平淡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可我没想过 有些人的爱深刻到可以为心爱的人死去6741次 在知道那是虚假的情况下 在知道不会造成实际威胁的情况下 一次 两次 三次 到6741 和将来会发生的无法估计次数的那些情况下 面对她 你还是只会选择杀死自己 因为哪怕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是真的 你也无法伤害她 你无法控制自己 无法抗拒撒玛利亚人 于是你选择终止自己
我曾以为 maybe someday 是你能说出的最大限度的让步
可原来 那只是你对她感情的冰山一角 潜藏在你二轴下面的那颗心究竟藏了多深的爱 也许你自己都不够了解 可6741次后 她也不再是你的safe place。 not anymore。 你要怎么撑下去 当你真的回到现实 你是否会害怕伤害她 而选择最后一次终结自己 你要怎么办呢 shaw 无论你最后境地如何 无论你做出怎样的选择 无论你是否能痊愈 无论你还是不是你想象中的自己 u ll always be a hero in my heart and forever

如果小曲做任何事都是为了明确的目的 活的势力又计较 她不会在电梯里握住她认为是小三的安迪的手 离开电梯的时候不会询问安迪还好吗 小邱和白渣男的事她是一时兴起 但去警局捞樊姐绝不是因为好玩 在警局樊姐靠在墙上她看出了樊姐的脆弱 一向嘴欠的她却没拆穿当时的樊姐 只是笑了笑 她潜意识里是很善良的一个人 只是她把她的善良藏的太深 用尖酸刻薄任性藏住了那部分自己 不希望别人看见 小曲是个活得很复杂又很简单的富二代 她有复杂的家庭环境 所以她不能像单纯的小邱或者关关那样生活 她回来的目的很明确 跟她老爸和前妻生的儿子抢家产 她的行事方式又很简单 只要达到目的就好 她背后有深爱她的父母 所以她可以不像樊姐或者安迪背负着些什么生活 她比她们骄纵放肆太多 小曲深谙社会之道 她利用她作为一个富二代手上可用的所有资源 可她也愿意勤奋努力 她很适合赚钱 很适合在这个社会里生活 而她的单纯善良是在这个圈子里不必要的因素 甚至会是她的弱点 所以她自我屏蔽掉了那部分 她还有着她小女生的八卦好奇和不安全感 她会让自己的朋友查清她好奇的每个人的底细 她要时刻知道她在和谁打交道 她要怎样对待这个人 她可以放下她的身份架子 小曲在这方面谨慎的不像一个从小被宠爱着长大的富二代 加上小曲是可以放下所谓的身段架子或者她根本不在意那些去求安迪帮忙陪客户吃饭 她早有觉悟 这些都不像一个只是单纯的长大的富二代应有的样子 这些大概都和她的家庭背景有关 而当她认定一个人的时候 她又几乎是无条件信任 知道安迪出事以后 她一个电话短信都没有给安迪 一秒的怀疑也不曾有直接解决事情 到一切解决完给安迪打电话时才知道安迪竟然真的认识那个帖子里提到的男人
我喜欢小曲 不仅仅是因为她身为富二代而拥有的肆意放纵的活法 是因为她即使活的肆意放纵却又有所为有所不为 是因为她认定的事总是行动力一百不给自己任何退路的前进 是因为她即使刻薄嘴欠却又不经意流露的善意 是因为她即使花痴的不行却还是义气为先 是因为她眼里狡黠的光芒 是因为她长得好看【微笑